观察丨光伏指标不能满足行业的需求

中国电力报 0

距离2020年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十三五”规划的1.05亿千瓦以上光伏装机目标就基本完成了。

timgvdvd_副本

在经历了第二个疯狂630之后,光伏行业的烦恼并不比喜悦少多少。

距离2020年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十三五”规划的1.05亿千瓦以上光伏装机目标就基本完成了。

“此次的630必将是空前绝后的。”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召开的光伏行业上半年回顾与下半年形势展望研讨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处长邢翼腾说,“2020年的光伏装机规划在1.5亿千瓦左右,也就是接下来“十三五”期间每年将新增装机1500万千瓦。”

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光伏装机达到了2400万千瓦,2016年全年的新增光伏装机容量也达到了3454万千瓦,接下来每年1500万的新增装机指标显然不能满足行业的需求。

7月28日,国家能源局官网对外正式发布了《国家能源局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2017-2020年光伏将新增建设规模4年共计86.5GW。面对光伏总装机迅速达到规划最低目标的状况,国家试图通过规划的调整来避免光伏市场空间的大幅缩减。

然而,在光伏行业产能持续扩张的过程中,补贴压力不断加大,补贴拖欠已经成为常态,补贴问题也在制约着光伏接下来的发展。

在国内市场空间缩小、国际市场变幻莫测以及光伏补贴承受重压的背景下,针对接下来的光伏市场发展方向和补贴支持方式,监管机构和企业又该有哪些思考和对策呢?

不要补贴?

“光伏是否已经达到了平价上网的水平?”——很长一段时间来,这是光伏行业的政策制定者、研究者以及从业者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从光伏本身的发展来看,整体成本下降除了技术进步,土地、税收、融资等非技术成本的因素也占据了很大的份额,这也是国外光伏项目频频爆出低价,而国内在同样技术水平下无法做到的原因。

“我们的光伏行业协会和能源局能不能来策划一个平价上网的示范基地,不仅给予不限电、不弃光的保障,同时还与国际对接,土地政策、电力接网费用、融资条件达到国际上的水平。”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专家咨询委员会的王斯成在上述研讨会上表示。

在青海,土地具备不收取费用的条件,而且基本上弃光率在5%以内。“是否可以通过这样的示范给现在整个巨大的光伏产能撕开一个口子。只有摆脱了补贴的制约,我们的市场才能够真正不受约束。”王斯成补充道。

2017年以来,第七批光伏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的录入工作开始开展,而最近的一批则要追溯到2016年9月,国家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公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第六批)的通知》。

第六批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于2016年2月开始申报,覆盖2015年2月底前并网的电站,包含总规模约19.5GW的地面光伏电站以及上万个居民分布式光伏项目。但是,目前光伏的装机已经超过1亿千瓦,也就是100GW,补贴的拖欠范围由此可见一斑。

国家目前仅能够保证目录内的企业补贴的发放,而在目录之外的只能根据资金的收入情况来决定。而光伏行业在2016年以及2017年上半年获得爆发性增长,较前六批的规模显著增加,在前六批装机规模相对较小资金都面临困境的情况下,接下来的补贴到位情况将更加困难。

据了解,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属于政府性资金,原则上采取的是以收定支,但事实上在支出端并没有按照收入来操作,而是按照规划的规模和速度,收入则严格按照可再生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由此两者便产生了脱节。

从2012年开始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纳入政府性资金管理以来,虽然没有详细的数据,但是记者了解到,累计拨付已经达到了3000亿元,包括风电、光伏和生物质三个行业。

问题的根源在于缺乏补贴基金。在可再生能源附加之后,绿证是一直以来被寄予厚望的解救之道。2017年2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要求绿色电力证书自今年7月1日起开展认购工作,认购价格按照不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

记者查阅绿证认证平台看到,截至发稿时,有1206名认购者,认购了6674个绿证。有业内人士表示:“原本以为绿证开始之后会大幅改观补贴缺口,尽管没有强制认购,但是事实并没有那么乐观。”

市场隐忧

上半年的光伏装机超过了1个亿,国网调度9364万千瓦,同比增长56%,其中集中电站7842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83%,分布式是1615万千瓦。

“国内市场放缓、国际贸易壁垒以及国内产能持续增加。这一幕与6年前似曾相识,需谨防国内外市场滑坡带来过度竞争。同时也不要忽视类似去年630之后的价格崩盘。”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在上述研讨会上谈到。

虽然630之后光伏仍有一定的市场空间,但是未雨绸缪,指标透支之后的情景仍然需要考虑。光伏行业各环节产品的产量需要冗余度,适度的过剩是必要的,将有利于技术竞争,但是适度适到什么度呢?

从发展空间上来看,“十三五”规划中的重点保障措施中,第一条就是要建立目标导向的管理体系,2016年国家能源局颁布了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空间和引导制度指导意见,相应的实施主要是通过发布年度的可再生能源建设评价报告来进行监督。

2016年8月,国家能源局发布了2015年的年度监管报告,今年4月份又发布了2016年监管的报告。从两年的发展情况上来看,各个省市区的可再生能源的占比都有所增加,并且三北地区很多省区的占比已经达到了2020年消纳的目标。但是中东部和南方地区还有不少省份离实现2020年的目标还有一定的差距,事实上也就是分布式光伏的市场空间。

但是分布式光伏的发展也面临一定的问题,屋面情况比较复杂、电网安全、人员安全等都需要规范,分布式光伏的发展亟需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标准的制定。

尽管国家能源局在630之后一个月就发布了新的意见,对今后四年的光伏发展做出新的规划,但是接下来国内光伏发展速度放缓将是大概率事件。

而国际市场方面,贸易壁垒再次来袭,这对于接下来国内的光伏发展无疑增加了很多的变数。据报道,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5月23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应国内光伏企业Suniva申请,对全球光伏电池及组件发起保障措施调查。公告称,由于案情复杂,将延期至30天至9月22日作出损害认定,并在11月22日前向总统提交调查报告。

201保障措施是有别于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贸易救济措施,可能包括征收关税、实施最低限价和进口配额限制等类别。一旦美国总统认可国际贸易委员会在201保障措施调查中提出的建议并最终采取贸易救济措施,全球各国光伏企业对美的出口都将受到直接影响。

“201有很大的随意性,不会顾及其他方面的活动是否正常、公平,只要有国内产业受损进口竞争就可以。所以最后认为预判可能不是很好,而且最后会采取一些对各国准确,有的国家归根据自贸易协定会给一些配额这样的安排。”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长张森指出。

除了美国,印度、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对于国内光伏在海外的发展同样存在贸易壁垒。这些贸易壁垒针对的不仅仅是中国大陆,还有马来西亚、泰国等海外工厂,如果不能合理应对将对国内光伏产业形成封堵之势。

总之,疯狂的630之后,对于光伏行业既是刺激也是警示,不论是在补贴上,还是在市场拓展上都是一个新的挑战。

(来源:中国电力报)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