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调查 | 新能源汽车牌照稀缺逼出“灰色江湖”:“假结婚”、“背户”开始上演……

王宇 赵宇航 0

新能源号牌已然成为“紧缺资源”!

未标题-1

图为花乡二手车市场门外,文中人物与本文无关。

 

作者/王宇  编辑/赵宇航

 

对于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们来说,“摇号”二字无疑是心头之痛,比体重秤上的数字更让人伤悲的,就是摇号又双叒叕没中。

 

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北京普通小客车中签比例近期已经达到了817比1。大家也别气馁,生活就是一个打击接着另一个打击。曾经有人通过拟合函数计算过,一个81年出生的人,从第1期摇号就开始参加,一直到80岁都没有中签的概率有20.41%。说明你不仅现在摇不到号,可能这辈子都摇不到。

 

在北京燃油号牌极为紧缺的情况下,许多人就将眼光转移到了新能源车牌身上。

 

未标题-0

得益于北京2016年开始执行的新能源号牌直接分配制度,符合条件的牌照申领人只需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申请,即可按照时间先后顺序直接配置指标,等待牌照下发。

 

所以越来越多摇不到燃油车牌的人,就将新能源号牌当做替代品,毕竟拥有新能源号牌要比悬挂外地车牌和等待摇号更加方便、简单,受到政策限制更少。

 

不过,大家也不要认为新能源车牌就是“救世主”,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因为,2017年北京的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已经分配完了……分配完了……完了……

 

另一个悲伤逆流成大河的消息,就是如果现在不排队申请北京新能源指标,想要一个新能源指标得等到2019年了,你怕了吗?

 

北京小客车指标公开数据显示,我国2017年北京个人新能源小客车指标总数是5.1万个,第1期就有4万多个有效申请,而第2期的有效申请则有2.4万个,直接瓜分了剩余的新能源指标。还没有分配到指标的1.4万申请人,只能寄希望于第5、6期发放的逾期指标。

 

而有关资料显示,北京新能源车牌弃标率在5%—10%,如果按照乐观估计的10%弃标率计算,2017年最多再有5100个指标进行配置,这显然不足以满足全部申请人!

 

显然,新能源号牌已然成为“紧缺资源”

 

既然紧缺,那它必然就会和燃油车牌一样存在交易。华夏能源网(hxny100)记者通过走访各类二手车交易中心以及车辆销售中心,发现新能源号牌交易其实已不再少数,大有重蹈燃油车牌不合理交易的势头。

 

为了深入挖掘,记者跟随一位常年混迹花乡二手车市场的二手车贩杨磊(化名),亲自体验了一把如何过户新能源号牌。

 

 

“假结婚”,可能不仅仅存在于购买房产……

 

“假结婚”这个词,可能诞生于购房。

 

为了抑制房价上涨,如今全国各地都在出台不同程度的“限房令”,为了规避法律,人们常常通过假结婚用以购买房产。如今,假结婚这样的不合理手段,同样出现在过户车牌之中。

 

未标题-2

百度搜索关键字:假结婚 过户车牌 违法,部分结果如上。

 

2017年9月6日,一位年纪不大的男子找到了正在店里“斗地主”的杨磊。

 

他问,“你手里有新能源车牌的资源么?我想弄张车牌,买个车代步。”

 

杨磊立马起身相迎,答道:“当然有,哥们,你算是来着了,前几天刚刚有个美女想让我帮她把车牌卖了,现在指标还在她手里,坐下聊聊?”

 

非常简单,一桩生意找上了门。

 

而在攀谈过程中,记者就在一旁认真“学习”车牌之中的门道。

 

这位男士的要求并不高,就是单纯想过户一张新能源车牌,这对于常年混迹车市的商贩来讲,并不是难事。

 

在北京,想要合法过户个人车牌,只能是配偶之间。虽然这个条件听起来十分严苛,但在利益的诱惑下,就显得非常苍白了。

 

炎热的下午让人狂躁,但是店内却是一片欢声笑语,因为一笔有利三方的生意已经谈妥。

 

想要购买车牌的男士,和想要出售指标的女士达成协议,他们以“假结婚”为前提,过户车牌。而杨磊以各方收取5000元中介费作为回报,帮助他们顺利过户车牌。

 

按照行业不成文的规定,客户之间车牌交易价格为多少中间商不宜打听,这是客户双方之间的事情。

 

但通过记者多方打探,他们之间成交价格大致在7—8万元人民币之间。

 

而通过走访其它二手车商贩,得知如今新能源号牌的价格虽然不能和燃油车牌价格相比,但过户价值也在8万元以上,这是行业内普遍交易价格,除非熟人,不然不存在溢价空间。

 

商贩告诉记者,根据户口所在地和性别,会分为四类:

 

北京男标(京籍男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

 

外地男标(非京籍男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

 

北京女标(京籍女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

 

外地女标(非京籍女性持有的北京车牌指标)

 

与这四类人“结婚过户”,价格标准也不一。

 

一位经营车牌生意多年的商贩告诉记者:“北京户口比外地户口贵,女标比男标贵。因为北京户口办理过户的手续更快,女标比男标数量更少得原因。”

 

 

车贩子:“婚前协议”是这一行的经验产物

 

显然,双方在沟通交易价格时,提前都是做过准备工作的。

 

在“假结婚”之前,杨磊拿给了他们一份“婚前协议”,里面规定了各种详细内容,其中包括房屋财产、储蓄财产、离婚后各自不负担、不申请法律赔偿等条款,以保护客户双份利益。

 

刚开始,这两名“客人”,对于“婚前协议”都不大放心。

 

但事后杨磊告诉记者,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使用这份“法典”了。

 

他说,因为‘假结婚’过户车牌同样适用于燃油车牌,所以这样的‘婚前协议’很成熟,是经过时间考验的产物。

 

9块钱,这两位仅仅认识一天的陌生人,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整场戏只是为了一块车牌……

 

为了早日过户牌照,第二天,杨磊早早就带着两位客户来到了民政府门口排队。

 

为了让这场交易看起来更加逼真,这对“夫妻”听从杨磊的建议,当时并没有直接去车管所办理过户手续,而是先各自回家等待通知。

 

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在车管所办理手续时,让流程看起来更加正常。

 

为了过户车牌,这些二手商贩也是想尽了办法,绞尽了脑汁。

 

 

车管所:并没有义务核对车牌过户双方是“真夫妻”还是“假结婚”

 

值得注意,车管所并没有义务去核对车牌过户双方是“真夫妻”还是“假结婚”,毕竟只要是配偶,就可以合法过户车牌,这是受到法律保障的权利。

 

“假结婚”只是一种过户车牌极为不合理的手段罢了。

 

在“假结婚”几日后,杨磊联系了交易双方,让他们到区车管所碰面,然后过户车牌。

 

未标题-3

华夏能源网记者车管所实拍,图中人物与文中人物无关。

 

第一次去,因为人数过多的缘故,他们并没有将成功过户车牌。

 

(这里要提醒一下大家,车管所办理车牌、车辆过户手续一般都有独立的窗口,日常接待能力有限,所以需要自己合理安排时间,这也算是一种无奈吧。)

 

几日后,几人再次来到车管所,车牌平移的手续办理倒是格外顺利。“夫妻”双方携带身份证、结婚证等有效证明,在签署几份协议之后,车牌就可以顺利变更到对方名下。

 

按照规定,在夫妻双方车牌变更流程中,双方只要其中一人为北京户口,办理时间就仅需要两个月时间,而如果双方均为外地户口,时间则会延长至3到5个月。万幸,此次过户牌照的“夫妻”都为北京户口,办理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律师:法律上不存在“假结婚”一说

 

“假结婚”过户车牌究竟合法吗? 事后,记者就此事咨询了一位业内的律师朋友。

 

该律师表示:法律上不存在所谓假结婚和假离婚的说法。一旦领了结婚证,对方又不同意离婚了,可能会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中。法院审理离婚案件会有其自身规律和考量,婚内取得的财产,原则上是要进行分割,如果对方提出来进行分割,而自己又没有其他证据,法院判决有可能支持分割的诉求。”

 

对于车贩子提供的“婚前协议”,律师表示:“虽然过户双方提前签署过协议,但这份协议也会存在不具备法律效果的可能,实际情况如何谁都无法推测。”

 

对于律师的看法,杨磊也表示:“‘假结婚’这本来就是钻法律的空子,是中间商为了谋取利益的做法,如若碰上意外情况,谁人能说清楚?”

 

所以说,“假结婚”过户车牌着实不是明智的办法。根据要求申领新能源指标,其实非常简单,只是时间上会有所拖延,但这也比“假结婚”靠谱不是!

 

 

除了“假结婚”,想要新能源车牌还有手段……

 

很多人会有不满:我在北京生活,没车不方便,想要车牌的愿望不过分吧?现在,新能源指标都已经排到了2019年、“假结婚”又不安全,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了么?

 

办法倒是有,杨磊向记者表示,除了“假结婚”,如今选择“背户”的人也不在少数。

 

“背户”顾名思义就是租车牌,这是从燃油车号牌就开始出现的方法,即“买车挂在别人名下,但车还是由自己驾驶”。

 

一位二手车商介绍,指标所有人、指标使用人以及中间人会签订一份协议,对指标交易进行约定。有的协议中会非常明确地将这种交易称为“背户”。

 

据了解,“背户”最多使用20年——因居民身份证的有效期限是20年——租金是20年至少6万元起步,这和车牌号码是否吉利还有关系。

未标题-4

 

 

二手车市场实景,目前还是燃油车占大多数。

 

通常,这些二手贩子都会和车牌租赁者说,“背户”没有任何风险,车虽挂在指标所有人名下,但是车险可以写指标使用人的名字,如若出现大事故,指标使用人逃逸的话,指标所有人需承担风险。

 

并且这些二手商贩都会表示,“背户”可以面签,若日后指标使用人自己中标,“背户”来的指标虽然无法退还给指标所有人,钱也无法退还至指标使用人手中,但是,使用者可以转租出去,或者给亲朋好友使用。

 

但现实真的是这样么?

 

《人民法院报》曾有过报道,一方出售指标获利,另一方购买指标用车,双方还签有书面协议,表面上看,京牌指标交易让买卖双方各取所需,是解决供需问题的良方,甚至是万全之策,但事实并非如此。虽然在协议上买卖双方基本上都会写明,指标以固定价格一次性出售,不得反悔,出现问题与买标者无关,买标者用车造成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等内容,但实际上这样的约定并不能避免风险的出现。

 

杨磊也坦言,其实“背户”风险还是非常高的,一旦出现事故,车牌所有者也将承担法律责任。“买标者的汽车登记在卖标者名下,如若买标者出现车祸、个人信用记录等方面的问题,卖标者会因买标者的过错甚至违法行为而遭受损失。”

 

北京市一位二手车市场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买卖、租赁车牌指标都不是合法的,无论是经销商还是消费者,都是私下达成交易。

 

其实记者通过走访后发现,虽然通过“背户”获取燃油牌照的人士很多,但对于新能源指标而言,还是处在起步阶段。眼下,通过“背户”方式寻找新能源指标的客户还比较稀少,但也有苗头。

 

另外,记者发现,其实如果急需新能源指标,通过企业申请是一个合理合法的做法。

 

无论“摇号”还是申请新能源号牌,都有企业这个选项。

 

今年,有2894家企事业等单位申请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4464个。可以看到,企业申请新能源指标数量远远低于个人,如果具备条件,这会比“假结婚”、“背户”都要靠谱。

 

在实际调查中,记者发现,虽然北京正在不断提高新能源指标的数量,但对于需求而言,这部分放量依旧是杯水车薪。只有在控制车辆总数大框架不便的前提下,真正解决车辆号牌问题,才能杜绝“假结婚”、“背户”这样不合理的地下交易。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