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给“老干部”站台,红旗成为徐留平上任的第一把“火”

华夏能源网 0

9月21日,红旗新H7正式上市,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关注。

未标题-2

作者/王宇

编辑/赵宇航

其实红旗作为我国汽车产业的“长子”,其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很多老一辈消费者的心。在他们心中,红旗不仅仅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信仰,它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汽车品牌,它和我国复兴、发展的历史息息相关。

9月21日,红旗新H7正式上市,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关注。

未标题-3

令人惊讶的是,此次红旗一改此前沉闷的作风,请来了演员靳东成为红旗品牌代言人,着实令人眼前一亮。

未标题-1

并且,红旗的营销宣传也开始玩出“新花样”,百度、微博,各大流量端口在发布会结束之后,通通出现了新H7广告,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未曾有过的。

作为我国汽车工业的“嫡长子”,红旗已经有着近60年的“高龄”,也曾经一度代表了中国豪华轿车,十分辉煌。

不过近些年红旗的境遇却十分尴尬,销量、口碑齐齐下降。

资料显示,红旗三年投入了105亿元研发的红旗H7,在2016年仅售出4800台,今年上半年为1900多台。在许多人看来,红旗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好在,徐留平来了。

未标题-4

9月21日,在新红旗H7上市仪式现场,中国第一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向到场媒体分享了红旗的新梦想:“红旗的情怀、红旗的梦想一直在我心中,在一汽人的心中,在无数中国人心中飘扬。”

9月18日,一汽集团宣布组织构架大调整,总部将直接运营红旗品牌,并将把红旗品牌真正打造成中国第一豪华品牌。”

华夏能源网(hxny100)记者梳理了自徐留平调任以来,对于红旗的种种动作,发现徐留平对于红旗的改革基本可以分为“三步走”路线。而这场改革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来临的都快。

第一步:明确定位,换将、重振士气双管齐下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如何在这个变革的时代下,重新塑造红旗也是个问题。

徐留平自履新以来,一汽集团正举全集团之力打造红旗品牌,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8月23日,一汽集团在红旗工厂召开了产品质量誓师大会,提出红旗产品的质量标准应该是世界顶级豪华车标准。9月9日,一汽集团15万人召开“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总结大会,为红旗振兴建言献策。

其实经历过徐平时代的反腐风暴和党建洗礼,一汽和红旗上下虽有打破现状的意愿,但无奈仍很难短期内摆脱“万马齐喑”的沉闷气氛。

徐留平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凝聚士气重燃斗志。在内部的不同场合会议上,徐留平明确提出一汽集团中短期发展目标和长期愿景,意在通过“明确目标”倒逼管理团队重振士气,用饱满的精神和昂扬的斗志,向着新目标发起冲击。事实上,徐留平的确这么做了,也在短期内取得了明显改观。

在提升斗志的同时,徐留平大刀阔斧的开始了一场对集团组织结构和高层人事调整的大变革。

此前有媒体报道,一汽集团将针对关键核心板块,一汽-大众和一汽轿车以及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易位,其中最为重磅的是,一汽-大众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

据了解,9月18日,一汽集团按照流程,率先竞选、决策并内部宣布正职人选。其中,一汽-大众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职务由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另外,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咏将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

据了解,一汽集团在9月19日,进行了副职岗位竞聘,并在三天内将所有人匹配到位。

这次针对一汽集团内部的大规模人事调整,无疑印证了徐留平打算重振红旗品牌的决心和态度,他曾多次表达,要将红旗打造成中国第一豪车品牌,也是唯一的豪车品牌。

张丕杰此次调任红旗团队,将凭借其在奥迪品牌中的管理经验用于红旗业务,同时也符合徐留平复兴红旗的目标。

有行业人士表示:“这是明显的向合资板块要人,而且要的都是能打硬仗的强人。无论是张丕杰还是胡咏,都有过在合资板块一汽-大众长期任职高管的经历,对合资体系玩法和打法都了如指掌。如今,这两位一个管采购一个管战略,可谓对红旗品牌复兴都是至关重要的环节。”

第二步:梳理一汽架构,打通红旗“任督二脉”

换将的目的,是为了让一汽集团自主事业按下“快进键”。而对于这样一家庞大的车企,一汽的体系可谓庞杂却混乱,尤其是生产制造和设计研发对接,在多品牌布局下显得分散且杂乱。

为了让管理团队投入更多精力在自主品牌以及红旗之上,徐留平想要重新理顺架构梳理体系,从决策流程和内部管理上提升工作效率。尤其是要集中资源投入到复兴自主的战役中来。

按照一汽集团此前的品牌规划,多个汽车品牌交错复杂。如今,一汽旗下拥有红旗、奔腾、夏利、威志和森雅等乘用车品牌,以及解放等商用车品牌。而在生产基地上,则分别位于天津、吉林和长春,运营子公司分别隶属于一汽轿车、天津一汽和一汽吉林,且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还分别为上市公司。

对应之下,一汽集团旗下的集团技术中心,则是一汽所有乘用车和商用车版块的中央实验室。设计新车型研发改型和设计,理论上都要从技术中心来出,但从最终实施效果来看,因为一汽技术研发中心本身效率低下,所推出新产品速度和品质远跟不上市场节奏,导致天津一汽和一汽奔腾乃至红旗,都出现严重滞后的状态。

为了解决这一弊端,曾是汽车人梦寐以求的地方——中国一汽技术中心,近日无奈摘牌。

有消息称,今后一汽技术中心将很可能被分拆为:研发总院、造型设计院、新能源开发院、智能网联开发院、奔腾开发院、商用车开发院等几个职能部门。

据《汽车人》最新报道披露,在最新梳理的一汽集团各职能部门分工调整的名单中,除了一汽集团研发总院院长和商用车开发院院长这两个关键的研发岗位已经任命新的负责人外,涉及造型设计院院长、新能源开发院、智能网联开发院和奔腾开发院这四位院长和红旗工厂厂长,都处于暂时“空缺”状态。与此同时,集团下辖的新能源办公室和智能互联办公室“主任”一职,尚未任命负责人。

记者通过内部人士了解到,徐留平在内部会议上已经明确,要在集团层面运营红旗品牌,与此同时为集中资源打造乘用车和商用车版块,集团已经相继成立奔腾品牌事业本部和解放品牌事业本部。

而还有消息称,徐留平将新设立奔腾事业本部和解放事业本部。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汽内部消息称,一汽集团旗下两大自主乘用车基地——天津一汽和一汽吉林,都将并入奔腾品牌事业本部,如果消息是真,那这就意味着,森雅和夏利威志等,都将成为奔腾品牌的产品系列,销售终端奔腾、夏利和森雅并网已成定局。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这样一来,一汽旗下的自主乘用车版块和品牌将变得愈发清晰,更有利于研发资源的集约使用,比如红旗定位豪华由集团直接运营,奔腾定位中高端自主乘用车品牌,由奔腾品牌事业本部统筹管理,解放则主打商用车领域。”

通过梳理架构,一汽集团正在向着“一盘棋”靠拢,这对于徐留平重视的红旗而言,无疑是利好消息。

第三步,技术为基础,红旗走“高端”流派路线

整理架构,拆分一汽集团技术中心是为了什么?无疑是为了更新技术,为了车型更好换代,为了产品力的提升。

在前几日红旗新H7发布会现场,徐留平表示,一汽集团将以新红旗H7登场为前奏和哨号,在年底前发布红旗品牌中长期发展战略,描绘品牌振兴新蓝图。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徐留平在上任一汽不久即多次考察自主品牌生产和研发部门,并在集团技术中心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发下狠话,即如果明年不能在新能源车上实现突破,三分之一的技术人员将卷铺盖走人。如果不是因为研发部门人浮于事积弊太久,徐留平不可能上任伊始就放出这样的“狠话”。

而今,徐留平为了重振红旗,在技术创新和发展上,定下“新能源、智能网联:行业领先,进入国内该领域第一阵营”这样的目标,让一汽的研发和红旗团队有了明确的“追赶目标”。

事实上,这样具有挑战性的目标,一汽集团曾经的“掌门人”们也都想达成,但都未能成功。此次,公开提出来这样的目标,徐留平是“头一号”。

其实,徐留平不仅一次公开表示,要集一汽集团之全力来打造红旗的产品和服务。

红旗内部人士透露:“徐留平在设定的工作目标中,提出做强做大自主板块、复兴红旗品牌恰恰抓住了主要矛盾,牵住了牛鼻子,值得一汽上下欢欣鼓舞,当然也值得外界拭目以待。”

在其它媒体描写红旗新H7中,有这样一段:

“在延续现款车型欧洲五星安全标准的基础上,新红旗H7更以最优的系统安全方案定义“中国安全”理念。新红旗H7拥有高强度车身、六个安全气囊和可溃缩式转向柱等,为驾乘者提供全方位被动安全保护。主动安全方面,新红旗H7优化了主动制动和前防撞系统功能,并增配了盲点信息警示系统(BSD),在尊重消费驾驶习惯的前提下,实现了360度全域式安全防护。”

不难发现,媒体对于红旗新H7车型的评价颇高,这和徐留平以技术为基础,让红旗走高端路线的想法契合。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