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去产能”下一步 应着重于“新老更替”

中国经济时报 0

2016年煤炭的实际压减量超过2.9亿吨以上,超出计划16%。

20160920112425357

“据我了解,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在11月6日的值是581元/吨,与9月6日的583元/吨相比微降2元/吨,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基本保持平稳,与1月初的592元/吨相比降幅约为1.9%,与3月15日的最高值606元/吨相比降幅约为4.1%。看各产地的出矿价,两个月的时间内也是有所下降,不同地区、不同煤质的降幅不同,总体在30—50元/吨之间。产地的煤价降幅高于北方港口,但也不高,基本是在6%—7%之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健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记者了解,自9月28日起,神华、中煤率先对北方港口市场煤价格下调10元/吨。9月29日起,大同煤矿集团下调北方港口市场煤价格10元/吨。10月1日起,阳煤下调本部铁路市场电煤价格10元/吨,晋煤市场电煤价格下调10元/吨。

截至目前,已有神华、中煤、同煤、山西焦煤、阳煤、潞安等近30家煤炭企业主动调降煤价,其中山煤集团还两度降价。煤炭价格见顶信号愈发清晰,煤炭价格进入稳步下降通道。

当前煤炭价格在平稳中小幅下降

“10月份,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下降了4元/吨,降幅在0.7%左右。与往年比较,10月份的煤价多会呈现上涨趋势,例如2016年,涨幅约为6.5%。但也有特殊情况,如2015年10月份的煤价就是下降的,这与当年经济总体下行的趋势相符合。所以说,当前的煤炭价格是在平稳中小幅下降。”周健奇表示。

为何今年煤价没有上涨,周健奇认为有两个原因。

第一,供需结构平衡。经济发展保持平稳、先进产能加快释放、高品质进口煤的进口量较快增长、下游环保不达标企业加速淘汰,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我国煤炭市场供需结构趋于平衡。

第二,宏观调控发挥了一定作用。包括不再执行“276工作日”制度、及时采取保持煤炭价格平稳的引导性措施、继续执行电煤计划价格等,对稳价发挥了一定作用。

据记者了解,当前,受能源结构调整、能源科技进步加快影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清洁能源发电保持快速发展,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量同比分别增长18.8%、21%和31.6%,增加发电量735亿千瓦时,替代煤炭消费超过3000万吨。

“进入供暖期后,煤炭价格预计还会有小幅上涨,但在总体供需保持平衡的情况下涨幅不会很大。如果不发生严重的煤炭安全生产事故、不出现极端恶劣天气,预计2017年的煤炭价格水平会低于2016年,全年价格波动幅度较小,价格水平处于2010年以来的中游。”周健奇表示。

“去产能”成效表现在三个方面

煤炭是“去产能”的大户,十八大以来,煤炭去产能稳步推进。

在周健奇看来,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的成效是比较显著的,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从实际产能压减总量看,已超出计划目标,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得到有效缓解。2016年实际压减量超过2.9亿吨以上,超出计划16%。2017年1—7月份,压减量已经高达1.28亿吨,完成年度计划的85%,仍然存在全年超额完成计划目标的可能性。今年前三季度,原煤产量29亿吨左右、进口煤总量2.05亿吨、煤炭消费量31亿吨左右,市场供需保持平衡,煤炭产能严重过剩矛盾有效缓解。

其次,煤炭企业效益大幅回升,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奠定了微观基础。煤炭供大于求的矛盾有效缓解后,煤炭价格较快回升。当前的环渤海湾动力煤价格指数与本轮下行周期时的最低价格相比上涨幅度接近60%。2017年以来,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增速保持在3位数字以上,销售利润率持续两位数增长。利润的大幅回升让煤炭企业的改革与发展有了时间和空间。

再次,“去产能”渐趋平稳,没有出现大的突发事件,今年以来的煤炭价格波动幅度也相对较小。在连续两年的时间内大幅度退出4.5亿吨左右产能,由此带来的“人”的问题和“债”的问题非常棘手,但都得到了妥善处置,并没有引发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或金融危机。煤炭价格在2016年较大幅度波动上行后,在2017年相对平稳。虽然自2017年以来也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上扬,但与2010—2016年相比波动幅度并不大,目前的价格甚至略低于年初。

“新老更替”还要讲究一定的布局

“十三五”及今后一个时期,是煤炭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煤炭行业要深入研究如何增强煤炭产业的创新能力,加快形成以科技进步、制度创新和管理创新为基础的竞争新优势,推动煤炭产业向产业链高端发展。

周健奇认为,下一步的“去产能”工作应着重于“新老更替”。

一方面,要加大力度退出资源不足、煤质不好、深度开采的低效矿井;另一方面,要鼓励先进产能加速释放。而且,“新老更替”还要讲究一定的布局,在保障全国产能结构优化的同时,也要兼顾局部供需的特色。在本地存量产能大量甚至几乎是全部退出,但增量开采滞后、不足甚至没有增量的地区,要做好结构性保供。

“这些地区本身是耗煤大省,有些还是向邻近耗煤大省供应能源的重要节点。一是对于本地仍然有较丰富储量的地区,尽快做好先进产能接续工作。二是对于本地已经没有高效供应能力的地区,可着手开展动态储备。”周健奇强调。(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