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和电力两个行业再次陷入了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证券日报/李春莲 0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的利润总额仅258亿元。

10062756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消息称,1月份-10月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3496.3亿元,同比增长32.9%;实现利润总额2506.3亿元,同比增长628.8%。

前不久,中国煤炭协会会长王显政表示,在全国煤炭产量增加,价格回升的基础上,今年前9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01万亿元;90家大型煤炭企业利润总额(含非煤)1041亿元。

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副总法律顾问、企业管理与法律事务部主任陈宗法在2017上海能源(12.670,0.01,0.08%)创新论坛上指出,继2015年总利润冲破1000亿元之后,占据中国发电装机半壁江山的五大发电集团眼下正面临全行业的业绩掉头向下。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的利润总额仅258亿元。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煤价开始止住连年跌势,强势反弹。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在2016年11月份超过600元/吨,并在此后基本维持在高位。

由于煤炭成本占火电行业经营成本的70%以上,大幅上扬的煤价使得火电行业经营成本持续攀升。自2016年10月份开始,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开始出现整体亏损,并且亏损额持续扩大。

陈宗法还指出,五大发电集团经营业绩经历了2015年的置顶、2016年的腰斩,今年马上要掉到地板上了。目前煤电行业约有三分之二陷入亏损,其中山西的亏损面已达88%。2018年-2020年,发电企业面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中电联在发布《2017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时就指出,下半年,全国电力供应能力将呈现总体富余、部分地区相对过剩的走势。电煤价格继续高位运行,市场交易电量降价幅度较大、且规模继续扩大,发电成本难以有效向外疏导,预计煤电企业将持续亏损,发电企业生产经营继续面临严峻困难与挑战。

由于煤电矛盾愈发尖锐,发改委等有关部门不断采取相关措施控制煤价。包括从煤企端控制价格较快上涨,要求煤企签订中长期合同,打击哄抬煤价等行为,竭力抑制煤价处于过高状态。

11月29日,记者了解到,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推进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旨在指导煤炭产运需三方做好2018年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促进煤炭稳定供应和上下游行业健康发展。

通知指出,支持企业自主签订合同。各地区有关部门要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充分尊重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支持依法依规生产、经营的煤炭和用户企业自主签订合同。鼓励供需双方直购直销。在签订中长期合同中,鼓励支持煤炭供需双方多签直购直销合同,减少中间环节,降低交易成本。

其中,中央和各省区市及其他规模以上煤炭、发电企业集团签订的中长期合同数量,应达到自有资源量或采购量的75%以上,铁路、港航企业对中长期合同在运力方面要予以优先安排和兑现保障。

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表示,目前市场煤价处于相对高位,要引导煤价下行并处于合理区间,煤价处于高位既不利于落后产能退出,也不利于全社会用能成本下降,更不利于上下游的协同。

随着煤价逐步回落至合理区间,火电行业盈利水平或有所提高。

兴业证券(7.930,0.02,0.25%)研究报告指出,由于电力总体过剩,火电行业正迎来深层次的结构调整。火电经营主要受煤炭价格、市场电价各类政策和用电量需求等多维因素的影响。

需要一提的是,发改委等部门正在试图通过煤电联营的方式来解决煤电矛盾。

中宇资讯分析师徐时楠向记者表示,现阶段,一方面当前煤价长时间高位运行,另一方面国家“降成本”的政策方向使终让电价难以再调,煤电双方企业只能通过不断博弈缓慢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道路。由于我国煤炭电力两个行业市场化程度存在较大不同,煤炭市场化和用电靠计划,煤电矛盾长期不能彻底化解。

他还指出,未来煤电联营是整个产业发展的大趋势,内部结构的优化调整,能够提升公司的整体经营效益。同时,煤炭企业涉足火电业务的趋势也在加强。(来源:证券日报/李春莲)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