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斯CEO瞿晓铧:理工男的“重基因” | 探寻能源互联网风口②

“我们要避免一谈起光伏,就过于强调它的金融属性:玩钱、玩金融、玩资本市场讲故事。好像这个才是高大上,对制造业避之唯恐不及。”

瞿晓铧

华夏能源网+凤凰能源工作室联合出品 | 凤凰—能说会道 胡学萃/文

瞿晓铧难采!

所谓“难”,指的并不是他难约,而是他在采访过程中会经常性地出现“断片”或“神游”。或许是他的严谨所致:他要对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负责。他会有自己的Key,但遇到自己不懂的问题他会来一句:“你不要考我啦”。

有人说他是个书生。他把光伏比作一场“马拉松”,“看谁是最后跑过终点线的人”;他也乐得向ifeng-Energy承认:“我就是个理工男。”对话过程中,他不会跟着你设置好的节奏走,而是经常会停顿好几秒让你感觉他在腹中字斟句酌,这一点无疑让平日里连珠炮惯了的记者们很不适应。只有等到事后整理录音材料时,你才会发现很多惊喜:真的有干货。

从2001年冬回国创办阿特斯至今,转眼14年过去了,光伏江湖风水轮转:施正荣黯然离场,作别一手打造的无锡尚德;彭小峰卷土重来,开创性地推出“绿能宝”这一互联网金融产品;苗连生背水一战,为重振英利不惜赌上个人身家……

一路走来,阿特斯从来没有当过行业老大,但即使在2011年那样寒风刺骨、艰苦卓绝的环境下,阿特斯依然不温不火地生长着,但也就是在那时,人们才开始注意到阿特斯。“只有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瞿晓铧曾经引用巴菲特的这句话对媒体描述光伏那几年所经历的海啸。而不知不觉中阿特斯今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爬升到1.23GW, 第一次站到了全球光伏排行榜的首位。

被打上理工男标签的瞿晓铧,好像从来不去做冒险的事儿。但是他说,“稳健并不代表我会保守,看准的事情还是会去冒险的。” “拥硅为王”的时候,他没有头脑发热进军上游,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做下游EPC;等到大家都做EPC的时候,他开始做光伏整体解决方案;等到整体解决方案泛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想要自己尝试做Yield-Co了。

今天,光伏已然进入“现金为王”时代,不管噱头造得有多漂亮,一个企业的竞争力,最终还是要靠现金流说话。瞿晓铧说,这么多年,光伏企业一直做得很辛苦,也很努力,“企业应该做好企业该做的事,政府也要履行当初承诺的事”,这样光伏行业才能持续健康向前发展。

2014年,阿特斯全年实现销售额29.6亿美元,其中美洲市场占61%、亚太及其它市场31%、欧洲市场8%。5月8日,阿特斯发布2015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今年一季度阿特斯出货量达到1.23GW,已经超过天合荣登出货量之首。根据财报,阿特斯今年一季度的净收入是8.61亿美元,其中美洲占48.7%、亚太及其它市场占33.6%、欧洲占17.7%。相比去年,欧洲市场占比提升了近10个百分点。

瞿晓铧不愿意评价别人和同行,觉得这是一件类似“评价别人的老婆美丑”的事,但当记者问起中国光伏行业的共性问题,例如补贴不到位、项目找地困难等,他侃侃而谈,还请记者帮忙多多呼吁。尽管阿特斯在中国市场的盘子并不大,他本能觉得:只有行业本身好了,阿特斯才会更好。

整个采访过程中,瞿晓铧一直在思考,只有在中途放松下来谈到光伏电站的智能运维时,理工男瞿晓铧才露出了他文艺范的一面:“智能运维,是不是弄个小机器人或者无人机?渔光互补,是不是划着小船、唱着歌就过去了,还蛮有意境的。可能误入的不是藕花深处,而是矩阵深处,能不能惊起一滩鸥鹭就另说了。笑……”

采访临近结束,听说记者之前跑水电,瞿晓铧调了个皮:“那下次找时间听你讲一讲水电,李河君到底是不是银子哗哗地来?”

对话瞿晓铧:

(一)“现金为王”

准确地来讲,Yield-Co是要有现金分红的,中国的很多电站现在还很难做到有现金分红。当然,光伏电站资产也可以进行证券化,但是证券化不是我们讲的Yield-Co这种形式。

Ifeng-Energy阿特斯一直宣称要做Yield-Co,什么时候做?计划是怎样的?

瞿晓铧:Yield-Co我们一直在有条不紊地准备中,目标上市时间是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我们第一个Yield-Co会以海外低风险国家的高质量资产为主,比如美国、加拿大、日本以及英国,初步的光伏电站资产已经准备好了,正在进行上市准备。

Ifeng-Energy就是要单独把这些资产打包上市?

瞿晓铧:Yield-Co本身的概念就是把高质量和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拿出来打包,这样就可以把现金流中的一部分,通常是85%作为红利分给投资人。同时Yield-Co本身也在不断增长,它的发起人比如像阿特斯本身是强有力的项目开发商,可以不断把新的优质资产放进去,使得每股的分红会有一个稳定的增长,这样一个资产的概念上市之后会吸引那些对于低风险和现金有偏好的投资人。同时这些投资人通常还希望有一定的增长性和流动性,Yield-Co可以把这三个文章组合在一起。

目前海外光伏融资比较常见的两种模式。

(目前海外光伏融资比较常见的两种模式)

Ifeng-Energy我们看到一些关于Yield-Co模式的分析,说这个在国内很难做下去,为什么?

瞿晓铧:作为一个金融产品,准确地来讲,Yield-Co是要有现金分红的,中国的很多电站现在还很难做到有现金分红。当然,光伏电站资产也可以进行证券化,但是证券化不是我们讲的Yield-Co这种形式。

Ifeng-Energy为什么中国的光伏电站很难做到现金分红?

瞿晓铧:因为中国光伏电站的收益是来自两部分:一是脱硫电价,一般是0.45元,这部分收益在电站并网之后比较稳定;另一部分则来自国家补贴,补贴的发放到现在为止还不是很顺畅。因此,电站本身也有贷款,0.45元可能不够还本付息,这样就会造成纸面上有盈利和收益,实际上现金收益不够,无法满足给投资者用现金方式分红。或许有成长性,但做不到现金分红。

Ifeng-Energy您觉得Yield-Co什么时候能做到国内?

瞿晓铧:目前国内要看其它的证券化的办法或尝试,但不管怎么尝试,“现金为王”,首先还是要有现金才可以。

(二)“资源在手是好事也是坏事”

站到风口上拿到了资源,一旦方向看错了用错了就会陷入资源陷阱无法脱身,这对我是一个警示。

Ifeng-Energy阿特斯最早在国内做电站一体化解决方案,现在国内几乎所有的光伏企业都在做,您是怎么考虑的?

瞿晓铧:我们是用稳健持续长久的经营思想在做项目,我们做的项目通常从质量以及发电情况来看都还不错,我们在国内肯定不是冲得最凶、风头最劲的企业,阿特斯从来就不是求一时一事之快的企业。我相信从长远来看,任何一个行业包括光伏行业在内,跑的一定是马拉松,看谁能最终跑到终点线。

Ifeng-Energy 冲得比较凶的比如说是哪些企业?

瞿晓铧:我没有特别研究其他企业的经营状况,也就不做评论了。

Ifeng-Energy比如说英利,大家都在报道英利连续4年的亏损,前段时间苗连生苗总把个人的身家都拿出来想要背水一战。当然原来英利是老大,现在一下子变成这样,您认为是什么原因?或者说英利的遭遇给行业什么样的启示?

瞿晓铧: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战略选择,天时、地利、人和、时机的因素叠加,有偶然也有必然。我非常希望英利能够重振旗鼓,虽然我们跟英利算是同一个位置的竞争对手,但我还是真诚地希望他们能够把路走好。

英利有它站在风口的时候, 2007、2008年上市时的定位和体量都不错,应该说是站在一个风口。手上拥有很多资源,包括政府的支持,这是他们的长处。但有资源在手是好事也是坏事,到手的资源不用可惜,用了过几年回头看如果发觉投的方向错了,将来是要还的。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源都是有代价的,比如贷款。一旦风头转了,投资方向不对导致很多无效资产,那么资源反而成了包袱。

所以我看到英利的现状,也联想到尚德和LDK,从我个人来讲,都非常敬重这几个企业家。我们彼此之间也认识,在上市以前我们都有过交往。我觉得他们都很能干,否则也不会站在风口上。但另一方面,站到风口上拿到了资源,一旦方向看错了用错了就会陷入资源陷阱无法脱身,这对我是一个警示。

2010年2月22日,阿特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2010年2月22日,阿特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我们现在就有资源,在海外上市的光伏企业中,阿特斯的融资能力算是最强的。当资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我更要谨慎、更要如履薄冰,因为没有资源的时候反而少犯错误,资源多了犯错误的概率反而更大。回想起来,英利、尚德和LDK都是在2008年—2011年间大举进军上游,从多晶硅到硅碇都有,当时是最赚钱的。一旦产业反转,所有这些资产就会变成不良资产,一旦开动起来可能连现金成本都不能覆盖。

Ifeng-Energy所以,这是一个战略选择的问题。

瞿晓铧:今天很多企业都开始进军下游,但这同样也存在隐忧。下游其实是一个非常吃资金、回收期很长的业务方向,资本投入比多晶硅还要凶猛、回收期比多晶硅还要长。一般来讲,一座电站基建7%-8%的内部收益率,意味着8-10年回本,这种情况下做投资换谁心里都是忐忑不安的。所以就投资来讲,如果回收期长但是现金风险小,有点像银行定存,大家才会愿意投。当然,中国需要更多的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减少雾霾,企业家责无旁贷。

(三)“我希望最后是良币驱逐劣币”

阿特斯是选择长期合作伙伴,要长期合作的,因为我们要求对方做的是一个25年工程,将来有什么问题还要找他,当然不希望他过几年就关门了。

Ifeng-Energy现在的工程,凭什么能够保证25年?

瞿晓铧:为什么不能?只要产品是按这样的技术标准做的,材料是按这样的标准去选材,通过以往的大量数据积累以及实验室的加速老化模拟,就可以知道我们的产品平均寿命以及每年的衰减率。在此基础上请保险公司来做25-30年质保,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做法。

现在已经有人提出来保最低发电量,我想这是个好事情,说明保险公司敢投保了,当然我希望是靠谱的保险公司。总之,最终目标我希望是要让良币驱逐劣币。

Ifeng-Energy今年阿特斯收购夏普子公司,大家很关注。大家都去做EPC,会不会导致这个市场利润空间越来越薄?现在阿特斯电站业务已经占到整个营收的40%了。

瞿晓铧:阿特斯在海外市场上的EPC规模较大,但同时又是理性的。我们选择EPC供应商,首先会考量对方在当地市场完成项目的能力。就中国来讲,要区分不同的市场,阿特斯会选信得过的合作伙伴,在充分竞争的情况下,我们也会给对方合理的利润空间。阿特斯是选择长期合作伙伴,要长期合作的,因为我们要求对方做的是一个25年工程,将来有什么问题还要找他,当然不希望他过几年就关门了。

Ifeng-Energy所以咱们合作得比较多的企业是?

瞿晓铧:我们会分不同的市场和不同的类型来看。在国内,为主的两三家都有一定的合作,比如华为和阳光电源,协鑫是我们的硅片供应商。

Ifeng-Energy我记得您在某个场合也说到双玻组件,包括天合现在也在做,双玻真有说的那么好,它没有缺点吗?

瞿晓铧:我们的双玻组件在市场上的占有率算是比较大的,包括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一直在成批量地发货。双玻产品在工艺和制造上有一定的难度,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把它做出来。我们控制的状态还不错,能够保障它的寿命,甚至超过常规的玻璃背板组件。

Ifeng-Energy如果拿阿特斯的双玻组件和天合的对比呢?两家是不是竞争很激烈?

瞿晓铧:天合也是一家双玻组件的主要供应商,高总做事也非常踏实沉稳。两家的双玻产品我没有直接对比,我觉得总体的质量应该旗鼓相当,在这方面也是竞争对手。在具体销售订单上大家一定有过竞争,但这种竞争一般老总都不知道,比如我和高总在展会上见面,谈的也是行业问题,具体的竞争销售团队他们更清楚。

(四)“应该避免一谈光伏就是玩钱”

有人一上来就先申明自己是电站投资商运营商不是制造业,好像制造业是个坏名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科技和先进制造业就是那张皮。没有这张皮,金融玩家的毛附在哪里呢?

Ifeng-Energy您曾经讲到,光伏很繁荣,跟金融的接触也比别的行业多。但是不宜过分强调它的金融属性,更应该看重它作为一个高科技产业、高新技术方面的属性。

瞿晓铧:对,我还是持这样的看法,金融是实现的手段,最终目的是促进技术的发展、成本的降低,给社会提供更清洁环保的产品。这是社会责任,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体现,最终极目标。

我们要避免一谈起光伏,就强调它的金融属性:玩钱、玩金融、玩资本市场讲故事。好像这个才是高大上,对制造业避之唯恐不及。这样一来就成了一个悖论,也不是中央提出促进光伏政策的本意所在。所有这些政策的目的是要促进一个国家产业的更新换代,以及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比如央行降息,说到底不是为了去炒高股市,炒高股市的结果还是要把钱落到实体经济中。我觉得光伏也是同理,比如有些场合,有人一上来就先申明自己是电站投资商运营商不是制造业,好像制造业是个坏名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科技和先进制造业就是那张皮。没有这张皮,金融玩家的毛附在哪里呢?

别人说我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男,我就是一个理工男,扎扎实实平稳的做事情,制造业和光伏电站的整体解决方案这两条腿一起来迈进。

Ifeng-Energy您讲到美国的ITC政策,它如何影响咱们在美国的业务?

瞿晓铧: 这个政策叫投资税务抵免,全称是:Investment Tax Credit,目前30%的光伏投资可以抵税,鼓励赚钱的企业将赚到的钱再投入到光伏建设中。这个政策在美国很有效,但它会在2016年年底降到10%。这样一来,今明两年的安装量就会很大,同时也意味着2017年的安装量就少了。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光伏系统的成本在不断下降,预计到2017年光伏系统的安装成本下降的幅度至少是20%甚至更多。另一方面,市场也越来越大。2008年以前全世界光伏靠西班牙,然后是德国、捷克。今非昔比,现在全球有了那么多市场,阿特斯的产品已经销售到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直接客户达几千家,所以是“东方不亮西方亮”。市场一旦多样化,多样化本身就会帮助你分散风险,保持市场的相对平稳发展。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鸡蛋本身也不在一个篮子里。

Ifeng-Energy但是市场总有一天会饱和,理论上的安装量有个天花板,再找地方可能找不到了。

瞿晓铧:你说的对,就像家电一样。那么问题来了:光伏有没有饱和点?饱和点什么时候来?第三方市场研究者的共识是:往后的10-15年光伏会保持年安装量持续增长。这两年中国是第一大安装市场,但光伏在中国的发电总量中占比只有0.1%;日本作为第二大市场,占比是2%;美国是第三大市场,也只有0.3%;最高的是意大利、德国、法国,分别是5%-10%不等。这些西欧国家的地难道比中国多吗?为什么能达到那么大的比重?所以,从电网的容纳能力到可利用空间,中国还有相当大的空间可以挖掘,这需要政府和产业一起突破。

中国发展光伏最大的限制还不是电网消纳能力,而是适合电站建设的土地或屋顶。实际上我们不是没有土地,中国有大量的所谓林地和基本农田,这些地从卫星遥感上被界定为林地和耕地红线,谁碰要承担刑事责任。但实际上这些地方寸草不生或者就是乱石岗,可能是政策就是这么规定的,也可能是历史遗留问题,如果我们把皇帝的新装扒下来,突破一把,空间就来了。

Ifeng-Energy干哪行的替哪一行吆喝,我们总不能把所有的地都拿来铺上电池板吧?

瞿晓铧:如果是真的林地和基本农田,当然不要去碰,更不是让大家砍树去,但是假林地也有不少。

关于能源互联网:没必要完全孤岛”

Ifeng-Energy能源互联网现在很火,但我们感觉很多讨论都不成熟,在此也想听听看您的意见。

瞿晓铧:你说得对,这个概念本身还在定义中,不太成熟,最后定义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但是这或许就是这个新概念新方向有意思的地方。粗略地看,从大的方面来讲,是大的能源互联网。前段时间国家电网有一本书叫《全球能源互联网》,我也看了,那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它的主导思想是,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实现全球不同能源的互联,实现能源互联网。

我想能源互联网应该还有一个微网和家庭网的概念,就是回到一个社区、城市,和智能微网联系在一起。特别是电力改革消费终端市场放开之后,就会带来能源互联网市场将来的崛起。

第三个概念是在户用,就是整个家庭的能源管理和信息采集。比如说在智能电表后面装上一个储能,再加上智能家居和智能电器的链接、用能习惯的信息采集和能耗管理。我想,将来的能源互联网是这么三种概念、三个环套在一起的形象。

Ifeng-Energy有人说,将来的能源互联网中,会有一个一个负责连接的点,叫能源路由器,像光伏逆变器一样。

瞿晓铧:只要有多样的能源形式,有用电、有弃电,就一定有电源管理,起到管理平衡的作用,可以暂时把它叫做路由器。

Ifeng-Energy现在有一些企业正在尝试做离网系统,以某一种能源形式为主,实现一个范围内的能源供给孤岛运行,您觉得光伏将来是不是可以在这里面担当大任?

瞿晓铧: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一个小区中不仅仅是只有一种能源供应,主要的能源供应也不一定就只是太阳能,也可以容纳其它能源形式,比如燃气,中间要有储能的装置,再加上用电和弃电管理。至于是否一定要孤岛运行,我觉得如果生活在城市,不必要完全和主网断开,它可以有一个孤岛运行的功能,作为事故备用。孤岛运行一旦出了状况,市电马上接起来,相反如果市电出问题的话,也可以依靠孤岛运行维持这个小区的运转。

【版权声明】本文为华夏能源网、凤凰网能源工作室联合出品的原创文章,网络转载使用,需获得本网授权,并务必请注明作者、出处,否则将视为侵权行为,华夏能源网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华夏能源网互联网风口系列策划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