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扶贫执行2016年电价 村级电站不再设指标限制

张卫红 0

光伏扶贫将继续执行2016年的光伏上网标杆电价暂不下调,也就是0.98,0.88,0.8元。

ac700024bd52800f3ef

2016年3月23日,国家发改委、国家扶贫办、国家能源局、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发改能源〔2016〕621号)。其中明确提出:在2020年之前,重点在前期开展试点的、光照条件较好的16个省的471个县的约3.5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以整村推进的方式,保障200万建档立卡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包括残疾人)每年每户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之后又把该数字提高到280万。

2016年10月17日,国家能源局、国家扶贫办联合下发《关于下达第一批光伏扶贫项目的通知》(国能新能〔2016〕280号),下达第一批光伏扶贫项目总规模516万千瓦,其中,村级光伏电站(含户用)共计218万千瓦,集中式地面电站共计298万千瓦。共涉及14个省约2万个贫困村55.6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户每年每户增收不低于3000元脱贫。其中村级电站帮扶贫困户数43.1万,地面电站帮扶贫困户数12.5万。

2017年2月10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国能规划〔2017〕46号),这份计划中提到,年内计划安排新开工建设规模2000万千瓦,新增装机规模1800万千瓦,年内计划安排光伏扶贫规模800万千瓦,惠及64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其中,村级电站200万千瓦,惠及40万建档立卡贫困户;集中式电站600万千瓦,惠及24万建档立卡贫困户。

经了解,前段国务院扶贫办与国家能源局针对下一阶段“光伏扶贫”项目开展规划及湖北随州等地开展光伏扶贫工作中所遇到的问题进行了沟通座谈,要点如下:

1.明确了下一阶段光伏扶贫开展方式以村级电站(含户用)为主,集中式为辅,鼓励发展光伏农业设施扶贫。其中村级扶贫电站建设不再设指标限制

2.针对上网电价下调一事,扶贫办会同能源局与国家发改委研究稳定光伏扶贫收益的政策措施,争取给光伏扶贫项目上网电价下调延迟缓冲期。

3.关于发电补贴迟缓问题,扶贫办和能源局将协调财政部等部门,尽快开展光伏扶贫项目补贴目录申报和补贴发放工作,加快目录审核、加快拨付补贴资金。

笔者还了解到,国务院将于下周开会专门讨论光伏扶贫,光伏扶贫将继续执行2016年的光伏上网标杆电价暂不下调,也就是0.98,0.88,0.8元。

2016年12月8日,国家能源局关于印发《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国能新能〔2016〕354号),提出开展多种方式光伏扶贫。1、创新光伏扶贫模式。以主要解决无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为目标,覆盖已建档立卡280万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平均每户每年增加3000元的现金收入。2、大力推进分布式光伏扶贫。在中东部土地资源匮乏地区,优先采用村级电站(含户用系统)的光伏扶贫模式,单个户用系统5千瓦左右,单个村级电站一般不超过300千瓦。村级扶贫电站优先纳入光伏发电建设规模,优先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3、鼓励建设光伏农业工程。鼓励各地区结合现代农业、特色农业产业发展光伏扶贫。光伏农业工程要优先使用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并在发展地方特色农业中起到引领作用。

2015年12月15日“太阳能利用十三五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文件内容中指出,“十三五"时期,光伏扶贫工程总规模15GW。每年建设规模约3GW,占全国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的20%。占全国光伏电池产量的10%。”值得注意的是,最终出台的《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并未提到光伏扶贫总规模计划。如果按照十三五期间光伏扶贫15GW总规模,目标扶贫280万户来计算,是按照每户5KW系统来设计的。但由于扶贫资金并不充裕,最终政策演变成了地面电站每一万千瓦扶持400户,村级电站依照地方配套资金多寡多样化的扶贫模式,若无地方配套资金的情况下,村级电站则相当于每户25KW,等同于地面电站扶贫模式。若继续规划十三五光伏扶贫15GW,明显针对280万无劳动能力贫困户是不够的,因此在最终的规划中,我们并未看到光伏扶贫的总规模意见。去年5.16GW的扶贫规模下发到各省各县后如同蜻蜓点水,而听说仅江西一个县实际上申报的光伏扶贫就达到2GW。可以预见的是,光伏扶贫的规模将远超过15GW,依照2016年2017年光伏扶贫下达规模共13GW,扶贫贫困户120万户来计算,我大胆推测光伏扶贫总规模到2019年将累计达到30GW。

我们来算一笔账,以位于光照三类地区的一万千瓦也就是10MW规模的地面电站光伏扶贫为例,按照太阳能年利用小时数1100来计算,该电站年发电量是1100万千瓦时,按照0.98元的光伏上网标杆电价,该电站年度收益1078万元。减去光伏扶贫所需资金每年400户120万元,实际净利润为958万元。折合实际每千瓦时上网电价收益是0.87元。这已经高于2017年的三类地区的光伏上网电价2分钱。何况根据2015年底光伏发电规模管理和竞争方式配置项目征求意见稿以及2016年6月的最终稿,普通地面电站还要参上网电价竞价的厮杀。

如果按照新的上网电价三类地区0.85元来计算,一万千瓦光伏扶贫电站太阳能年利用小时数1100小时,年收益是935万元,如果继续按照400户扶贫减去120万,净收益是815万元,折合电价收益是0.74元每千瓦时。扶贫项目对企业来说已经无利润甚至亏损。以每瓦6.5元的造价计算,不考虑资金利息不考虑运维成本,静态收益可以8年回本。这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企业的成本底线。因此光伏扶贫执行2016年上网电价也是行业的预期,也有助于我们十三五扶贫攻坚战的胜利完成。

可以预见的是:除去普通地面电站,光伏扶贫由于其更高的利润率和附加的企业社会责任荣誉,将成为超越领跑者和分布式的一个更加重要的战场。

笔者曾经最早撰写过光伏扶贫模式汇总,后经王淑娟老师修改,撰写过更加完善的稿件。光伏扶贫关于包含户用的村级电站的模式,已经比较全面。如何落实《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里的多种方式光伏扶贫的第3条“鼓励建设光伏农业工程”,却是面临着土地政策的限制。国土部5号文(国土资规〔2015〕5号)明确规定:“对建设占用农用地的,所有用地部分均应按建设用地管理。”2016年10月国土资源部向天津国土和房管局回复关于光伏发电用地有关事项的函也再次做了明确。无论是普通光伏农业和扶贫光伏农业,在这里需要重点关注的是中利腾晖的“光伏扶贫农场”扶贫模式,被国务院扶贫办作为“可复制”重点扶贫项目,得到了国务院扶贫办、扶贫促进会、地方各级政府的赞扬和肯定。或许此模式会成为解锁光伏农业的一把钥匙。

中利创造了“智能光伏+科技农业”,实现了光伏‘嫁接’水稻等大农业的全球首创项目。科学合理地将光伏支架抬到4米以上高度,光伏支架桩距达到10米以上跨度,采用单板组件安装、倾斜度等创新技术,既能满足大型农业机械化耕种,又能满足光伏下面农作物的太阳光照条件。在这种创新模式下,光伏建设不影响农田性质,既为光伏产业找到了土地瓶颈的新突破,又提高了农业亩产和农民增收。目前中利腾晖已投资30亿,与30多个贫困县签订了包县“光伏扶贫农场”脱贫协议,2017年上半年努力将10个以上贫困县建成并网发电。灵璧县光伏“包县脱贫”项目建成后,将作为全国性可复制示范项目。

光伏农场除了与种植结合,还可以与养殖结合,例如德青源,在农村专门开辟鸡舍请贫困户养鸡,如在鸡舍上面建设光伏,就会成为综合化的光伏扶贫农场。集光伏、农业、旅游、科普、就业为一体的扶贫模式期待着更多企业的参与和创新。协鑫、天合、汉能等众多知名企业早已经在布局光伏扶贫工作,爱康在江西的光伏扶贫也卓有成效。光伏扶贫模式亟待更多创新,从光伏收益里划拨资金给贫困户之外,以运维等方面带动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就业增加收入的方式,不失为一个更好的扶贫方式。(来源:光伏资讯)

已有 0 条评论

微信公众账号